如何拉動絲綢內需

 

受國際金融危機的后續影響,世界經濟復蘇緩慢,絲綢出口也受到不同程度的牽連。20121—10月,我國真絲綢商品累計出口27.57億美元,同比下降6.21%。其中,蠶絲類出口5.43億美元,同比下降8.05%;真絲綢緞出口8.46億美元,同比下降2.09%;絲綢制成品出口13.67億美元,同比下降7.88%。絲綢是傳統的出口商品,它的出口額曾經占我國出口總額的五分之一左右,也是一些地區的支柱產業。但是,它的外貿依存度也大,所以當國際市場一有風吹草動,絲綢業也隨之波動震蕩。要改變這種局面,,必須外貿內貿一起抓。外國商人十分重視中國13億人口大市場,紛紛來華設廠開店,為什么我們自己卻看不到13億人的消費潛力?

絲綢,憑借它的優良特性、悠久的歷史文化,深受國人喜愛。發展絲綢內需,應該從繼承與發揚傳統消費優勢和開發時尚、新穎的精品上下功夫。本文擬就這兩方面進行論述,供業內人士參考。

蠶絲被     蠶絲被,老百姓通常叫絲綿被,具有良好的御寒性和保暖性。蠶絲本身的結構就是空心管壁結構,而且這個蛋白管壁具有永久的生命活性,蛋白中所含的“親力側鏈氨基酸”可以調節干濕度,當濕度大的時候可以將濕氣吸入空心管,但環境干燥的時候又可以將管內水份散發出來,因此能使被內保持人體舒適的濕度和溫度,擁有“冬暖夏涼”的特性。這對風濕、關節炎、哮喘、皮膚炎癥等患者的意義更大。桑蠶絲所含的特殊“絲膠蛋白”,具有天然的防螨、防霉、抗菌、抗過敏及親膚的特性,使人的皮膚細膩光滑,展示您青春活力,特別被中老年朋友所青睞。據浙江省絲綢協會對92家絲綢企業統計,20121—11月生產蠶絲被137.05萬條消費量不可謂不大。但蠶絲被畢竟是下腳繭的產物,不是絲綢的主產品。

被面    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到八十年代, 被面是內銷市場的主打產品。不說別的,就說小年輕結婚, 用絲綢被面的棉被是必不可少的。少則2床(條)或4床,多則6床、8床,甚至12床。(其實用不著這樣攀比,12床棉被可以用到什么時候?到后來都老化發硬了,保暖性大大降低,何苦呢)。品種有線綈、真絲、織錦,最受歡迎的是織錦被面了。花樣有鴛鴦戲水、龍鳳呈祥、百年好合、福祿壽喜、百子圖,等等。色彩從三彩、五彩、七彩到十二彩,真叫做豐富多彩。被面的消費量很大,一段時間里還供不應求,要“開后門”才能買到,是內銷旺盛期。被面,要將被面與被夾里連同被胎一起用手工綻縫,比較麻煩,現在的年輕人有的還不會綻被子。八十年代之后,被套興起,替代了被面,消路一落千丈,幾乎停止生產。其實,被面和被套是可以結合起來開發的。將被套的一面開個口子,縫上被面,口子可以是矩形的、菱形的、圓形的,也可以是8字形的,露出漂亮的被面即可。這樣既發揮了被套的功能,省去了綻被之累,又顯示了被面的藝術魅力。說到被套,我還想多說幾句。現在的被套,要么在其橫向一側的中間開一個口子,要么在其直頭一端中間開一個口子,裝上拉鏈。這樣,將被胎塞進被套很費勁。建議無論在橫向或是直頭,把口子開大,一開到底,沒有那么長的拉鏈,可以用兩根拉鏈對向拉至中間,將被胎塞進被套就容易多了。

唐裝    上世紀五、六十年代,女士們喜歡穿織錦緞的棉襖,用現在的話說,就是唐裝。尤其是姑娘們結婚時,即使經濟條件差,寧可沒有(老)三大件,織錦緞棉襖是不可少的。她們穿著織錦緞棉襖,顯示著自己的魅力,又怕弄臟了衣服,就在棉襖外面加一件罩衫。這罩衫要比棉襖短四、五分,既“保護”了織錦緞棉襖的整潔,又顯擺出里面的織錦緞。現在的人們經濟條件大有改善,用不著再加罩衫遮遮掩掩,當然也容易弄臟,消費量也會增加。除了棉襖,還可以做成夾襖;可以用織錦緞的面子,做成脫卸式的羽絨服。

時裝   現代女性特別崇尚時代潮流,絲綢時裝當然是她們的首選。企業家們、設計師們 可以根據地域的不同、年齡的差別、設計各種色彩、花樣、款式的時裝,適應不同的需求。尤其是適應社交活動的場合需要的禮服,用絲綢來做,更能彰顯身份。

絲針織服    真絲針織面料,可以制成短袖衫、短褲,也可制成長袖衫和長褲,貼身穿是非常舒服的,可謂春夏秋冬四季皆宜,具有很好的保健作用。真絲針織服裝,還是很好的“滑雪運動服”。原來我也不理解,這么薄的衣服怎么能滑雪用?人家告訴我,滑雪運動員里面穿上真絲針織衫,外面套上滑雪衣去滑雪,憑著真絲的吸濕性、透氣性,柔軟性,在滑雪運動時很舒服的。哦,原來是這樣。這個銷量是很可觀的。

睡衣睡褲    由于真絲綢的柔軟、滑爽、透氣、吸濕,絲綢富含的氨基酸與皮膚的作用,對輔助治療皮膚瘙癢癥、促進睡眠有很大的幫助。這我在2012年《絲綢》增刊上已經“趣談”過,就不再贅述了。

家裝      家裝包括家紡與裝飾。這幾年家紡產品有了長足的發展,床上用品的真絲消耗量多,利潤空間大,要根據不同消費者的需求,展開調查研究,開發生產多種款式、多樣配套、不同價格層次的商品。裝飾,這是需要新開發的商品。20125月,我在杭州市絲綢協會舉辦的“絲綢核心價值觀”研討會上講到“要與五星級酒店、賓館連起手來,在那些總統套房、貴賓房有個性地、配套地設計生產裝飾品,每個房間都是不同的花樣、色調、款式,顯示它的個性特色”時,杭州萬事利集團總裁李建華先生插話說,我們開會的西湖會所(魏廬),就是用絲綢裝飾的房間。房間裝飾得寧靜、高貴、典雅,可謂把絲綢之美運用到了極致。用絲綢裝飾房間,一般老百姓是用不起的。但是,那些賓館、會所、別墅,是有條件推開的。這種極高檔消費品,“陽春白雪,和者雖寡”, 利潤空間卻很大。我想如果把“魏廬”作為“樣板房”,組織國內外的建筑設計師、裝潢設計師去參觀,引起他們的興趣,把絲綢裝飾推廣開來,市場前景不可估量。

包裝     用絲綢作包裝也是一種傳統。國畫的裱糊,就是用的綾絹,早先的雙林綾絹是全國聞名的。其它如相冊、首飾盒、表盒,等等,也都用絲綢襯里,織錦包盒。在此基礎上,開發新品,我們可以展開到為一些知名奢侈品牌的商品做包裝,如化妝品、女士包、書冊封面、高檔橋車,等等,都可以用絲綢作包裝,不僅顯現了絲綢的藝術價值,也提升了這些奢侈品的品位。

其它如絲巾、領帶、襯衫、旗袍、裙裝、禮服等等都是群眾喜愛的絲綢制品,不再一一細述。

 拉動絲綢內需,不等于說可以不抓外貿忽略外貿了。恰恰相反,拉動絲綢內需可以促進絲綢出口。前面所說的家紡、裝飾、包裝正是絲綢出口的潛力所在。國外的奢侈品企業采用了絲綢的包裝;世界著名建筑設計師采用絲綢建設精品屋,不都需要向中國采購絲綢嗎?就說服裝吧,外國人看到我們穿著絲綢服裝那么美,會羨慕煞他們,自然也會模仿,不就增加出口了嗎?

拉動內需,絕不是權宜之計,而是一項戰略舉措。我們必須牢牢把握擴大內需這一戰略基點,加快建立擴大消費需求常效機制,釋放居民消費潛力,保持投資合理增長,擴大國內市場規模。外貿促進內銷,內銷促進外貿,相輔相成,互為補償,全方位發展絲綢。

 作者:錢同源


TAG:
腾讯棋牌 <大富豪棋牌>| <99棋牌>| <房产>| <探索>| <99棋牌>| <天天乐棋牌>| <老棋牌>| <大富豪棋牌>| <腾讯棋牌>| <波克棋牌>| <大富豪棋牌>| <星座>| <天天乐棋牌>| <社会>| <老棋牌>| <资讯>| <天天乐棋牌>| <科技>| <财经>| <爱玩棋牌>|